首頁 » 情趣文章 » 推薦 » 正文

年少不知精子貴,老年會不會空流淚?

愛69情趣用品 178 瀏覽人次 12-30   05:18

【你或許沒有想到,曾經被人們深惡痛絕的打飛機,其實自然而無害。】

在人們已經可以“大膽談性”的時代,有一個話題,總是裹挾著淡淡的羞澀和難為情,極少出現在兩性對話和各種性教育場合中。這就是“打飛機”。長期以來,它被視為有害,並且大多數時候還用來評判品行。然而現代醫學證明,打飛機遠遠沒有人們想的那樣不堪。

▌打飛機曾是背叛上帝的罪惡

相比於近代,古代文明對打飛機的態度更加包容。一些古文明的神話把神描述得和人一樣有七情六欲,同時也有打飛機行為,因此打飛機在當時人們眼中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。

美索不達米亞和埃及的神話中,天神阿卜蘇(或阿頓)就曾用打飛機使自己懷孕,並創造出銀河和大氣。希臘神話中,女神赫爾墨斯曾把打飛機技巧教給自己的兒子潘神,以使他被森林女神艾柯拒絕時不至於傷心恐懼。潘神從打飛機中獲益良多,隨後他便把這一技巧教給瞭人類。

年少不知精子貴,老年會不會空流淚?

因此,在古希臘,打飛機不僅不被視作罪惡,它所帶來的愉悅還被看做是一種神的恩賜。當男性暫時沒有機會與他人交合時,打飛機還被當做一種“安全的調節閥”。當時人們甚至還有這種觀念:體內留存太多精液不利於健康,因此人們想方設法定期排精,以避免健康問題。

但幾個世紀之後,羅馬帝國的少年們被鼓勵把旺盛的荷爾蒙發泄在戰場和競技場上,因為這時人們認為,打飛機會讓他們成熟太快。

打飛機的罪惡觀首先來源於宗教,《聖經》裡唯一提到的與打飛機類似的,有俄南(Onan)違抗上帝旨意體外射精一事。俄南哥哥去世後,按猶太風俗,他需與嫂嫂結合,生下孩子為兄嫂留後。但俄南的行為在神學領域引起瞭巨大爭議,Onanism後來也就成瞭打飛機的代名詞。

中世紀的牧師們在誘導懺悔者悔過時,會先從這樣的問題開始:“你年少的時候,生殖器曾勃起過嗎?”然後問題進一步過渡到是否撫摸過它、是否刺激它射過精等,好引起懺悔者的罪惡感。這社會主流的意見認為,打飛機是罪惡的,是對上帝的背叛。如果一個人被發現犯有打飛機,那麼他會在法庭上被處以極其嚴厲的民事處罰,甚至被放逐。

16世紀,馬丁·路德對俄南“罪行”的困惑,加劇瞭此後幾世紀之內人們對打飛機的偏見。在教會的統治下,所有非生育目的的性活動都會遭到禁絕,作為“異常性行為”的打飛機,自然也成為瞭被嚴行禁止的行為。

年少不知精子貴,老年會不會空流淚?

1716年,《不完全性交以及打飛機的無上罪孽》一書出版鞏固瞭打飛機有害論,書中認為打飛機會帶來身體功能的減弱,並造成疾病和肢體缺陷,“它不僅是對神的褻瀆,更是身體虛弱的元兇”的理念從此廣為流傳。1758年,瑞士籍醫生Samuel Tissot 的著作《打飛機》出版。他認為人損失一盎司精液,比損失40盎司血液導致的後果更嚴重。“精液是人體內珍貴的東西,是人的精氣神所在,如果浪費的話,人就會變得虛弱疲軟”。

▌一旦勃起就響鈴報警

到瞭19世紀,醫生們仍然在“診斷”一些打飛機的後遺癥。降低性欲的“特別配方”食物數不勝數,各類防止性欲和打飛機的器具也是五花八門。有一種盒狀彈簧裝置,用以包裹陰莖和陰囊,男子一旦勃起就會響鈴報警;另一種金屬釘刺陰莖環,會在陰莖勃起的時候刺戳它。此外,強制穿著緊身衣、睡覺時候蓋濕冷被子等“戒色療法”也盛極一時。

1888年,醫學博士凱洛格在《簡單的事實》一書中認為,引起打飛機的原因包括懶惰、異常情欲、暴飲暴食、需要久坐的職業,以及辛辣刺激性食物。在書中,他為人們提供瞭多種療法:將早餐的熱麥片粥換成冷的,據說這樣就可以降低食物熱量對身體的刺激;用繃帶把下體捆紮起來;在睡覺時把雙手雙腳綁在四根床柱上,以免睡夢中觸摸到胯部。

由於在兒童身上也“不幸地”觀察到瞭打飛機,因此針對孩子的療法也層出不窮。孩子們的手上被戴上金屬手套,以遠離私處。有人使用水蛭來吸取孩子們下體中的血液,因為醫生們認為這樣可以降低充血、減少興奮。還有一些更加慘無人道的做法:用電流或者高溫烙鐵損傷生殖器,或者通過閹割來“永絕後患”,女孩們則被割去瞭陰蒂——英國醫師艾薩克·巴克對此最為在行。

▌“明智”的母親不要禁止孩子打飛機

19世紀最後一年,終於有學者發出瞭不同於主流論調的聲音。英國性學傢海吾魯克?埃利斯在著作中,控訴對打飛機的錯誤認知導致的庸醫害人,以及青少年因為各類器具和觀念導致的身心損害。他是近代反對打飛機有害論的第一人。

從此,人們對打飛機觀念的轉折接連發生。弗洛伊德在1910年曾認為打飛機可能引起神經障礙,並影響到性能力和心理,但他同時指出打飛機可能也有釋放壓力、避免性病等正面效應。1917年,M·赫斯徹菲爾德出版性學專著,提出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打飛機會對健康產生負面影響。德國學者W·斯特克認為,打飛機的負面影響恰恰是由不正常的人為幹擾所致。到瞭1926年,弗洛伊德改變此前的觀點,他開始明確地感知到,打飛機可以防止而不是導致神經衰弱。1951年,美國聯邦政府的出版物中建議“明智”的母親不要禁止孩子打飛機,這成為官方文件中首次對打飛機表露“善意”。

年少不知精子貴,老年會不會空流淚?

著名性學傢金賽所做的長達十幾年的人類性行為研究,很重要的一部分就是揭示打飛機的自然本質、消除它的污名。1948年的研究顯示,92-97%的男性都曾有過打飛機;1953年的研究則顯示女性打飛機的比率為62%。金賽去世後,各類關於打飛機是否有害的研究還在繼續著。截至目前,幾乎所有關於打飛機研究的數據都一致地表明,70% -97%的男性和47% -78%的女性都曾有過打飛機經歷。

越來越多的研究也發現,沒有任何證據表明打飛機會對身體機能造成損害。打飛機不僅和疾病無關,相反還會在諸多方面帶給人好處。盡管宗教機構還在竭力死守打飛機有害的論調,但是“打飛機是正常的、不會對人體產生損害”的觀點,已經慢慢打破迷思,成為人們的共識。

▌所有性行為中最安全

打飛機是一個自然的尋求快感的生理現象,它就像吃飯喝水一樣,是完全正常的需求。當青春期來臨,少男少女的身體開始發生變化時,他們就開始探索自己的身體,並發現觸摸性器官會讓自己感覺舒服。一開始可能隻是純粹的快感,隨著年齡增長,打飛機中包含的性欲元素就會越來越多。打飛機對身體和心理健康都有益處。大多數情況下,打飛機不涉及除自己以外的其他人,因此發生意外懷孕、性傳播疾病等事件的幾率就是零。可以說,打飛機是所有性行為中最安全的,且不會對社會和他人構成危害。

年少不知精子貴,老年會不會空流淚?

萊茲曼在2004年發現,無論是性交還是打飛機,高頻率的射精都可以降低男性患泌尿系統疾病的幾率。2016年巴塞爾·H和約書亞·伯恩施坦等人展開的一項研究,針對2015年前所有已出版的關於打飛機、年齡與前列腺癌關系的文獻進行瞭分析,各種類型、樣本規模、客觀程度的研究都涵蓋其中。盡管44%的文獻都探索瞭打飛機射精頻率與前列腺癌之間的關系,然而當研究者檢索完所有文獻之後,卻並沒有發現很明顯的打飛機頻率、年齡和前列腺癌之間的因果聯系。

事實上,並不存在打飛機過多這一說法,因為打飛機不會對日常生活或身體功能形成幹擾。1977年,德國研究者曾讓實驗者在長達兩年的時間裡,每天間隔幾小時打飛機一次。結果發現,這些男性沒有產生任何生理或心理疾病,也沒有發生激素水平失調。甚至還有研究發現,男性精子如果在一段時間內(5-18天)不排出,就會出現質量下降的情況。養成定期排精的習慣,可以保證精子正常代謝,防止體液積存過久而導致泌尿系統疾病。

人們對打飛機的誤解,大多起因於現代醫學知識的匱乏和近乎潔癖的宗教道德。其實,打飛機不僅沒有害處,還是保障健康和治療疾病的良方;打飛機當然也並不可恥,因為它和我們的自然渴望相生相伴。隻有消除對打飛機的誤解,我們才有真正認識自己身體的機會。這是對自己的尊重,也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權利。

>
啪啪!又爽又省力的姿勢!
啪啪!又爽又省力的姿勢!
<
女人高潮竟然可以這麼快!
女人高潮竟然可以這麼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