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情趣文章 » 正文

“我被男朋友強奸瞭”:戀愛中的性關系,需要同意嗎?

愛69情趣用品 10 瀏覽人次 10-24   11:36

我一個很要好的朋友,被她男朋友性侵瞭。沒錯,是男朋友。她不想要,但力氣拗不過他,拒絕好像變成瞭欲拒還迎的勾引。

她帶著恐慌和恥辱,還有滿身青紫去瞭警察局,一個人做瞭筆錄,錄指紋,采樣,焦灼的等待傷害她的人受到懲罰。

然而,男方以“正當男女朋友親密接觸“為由,附帶的爭吵錄音,逃脫瞭,侵犯罪名不成立。”

她不明白,為什麼隻要冠上“男朋友”的名號,強行發生性關系就不算侵犯,憑什麼?

所以“女朋友”,是不是就剝奪瞭女性說不的權利?

不得不說,這是目前法律上的漏洞之一。

網上有很多關於男友強奸女友的段子:

我就蹭蹭不進去,結果進去瞭,這屬於欺騙+強迫。

女生“說不要,就是要“,半推半就進去瞭。

女生喜歡被男用強,所以強上瞭。

事實上,熟人強奸的比例是最多的。

數據顯示,84%-90%的強奸發生在認識的人之間,包括:丈夫/男友、父母、親戚、朋友、同學、老師、老板、同事等等。

71%的強奸是有預謀的,60%的強奸犯是已婚或有固定性伴侶……

早些年間,在臺灣也有做過相關統計,強奸案中,男女朋友間的強奸案是最多的。

“2019年,美國醫學協會會刊《JAMA》發表過一篇論文,在美國有6.5%的女性“第一次“是被強迫的。

按照這個比例放到全美來看,至少有3351733名女性曾經有過被強迫的性行為。

74.7%的女性初次被強迫的性行為年齡小於18歲。其中50%是來自於男朋友的強迫。通常伴隨被註射藥物,身體威脅,或身體傷害。”

在我國,《刑法》的強奸罪是指,違背女性的意志,以暴力、脅迫或者其他手段強行與婦女發生性關系的行為,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但是法律上認定丈夫、男朋友等親密伴侶等對你構成強奸罪非常難。

隻有涉及暴力,脅迫手段,構成瞭完整的證據鏈,還原瞭犯罪發生的事實,才能被認定為強奸罪。

在中國,法律基本不承認婚內強奸,隻有離婚期間,才能被判構成強奸罪。

主要是考慮到,如果承認“婚內強奸”是強奸,那妻子就能進行特殊正當防衛,以“婚內強奸”為理由殺死丈夫,這樣就很容易產生妻子謀害丈夫的情況。

法律難以兩全,但這樣一來,弱勢一方的性自主權就完全得不到保障瞭。

而傢庭內的性暴力才是最可怕的,我們見過太多因性拒絕權缺失帶來的悲劇。

丹麥通過反強暴新法

重新定義強奸罪

相比於來自陌生人的性騷擾強奸等,婚內、戀愛內強奸才是性暴力更隱秘的存在。

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英、德、美、法等很多發達國傢都不認為,“婚內強奸”屬於強奸。

就算丈夫真正強奸瞭妻子,在法律上也可以得到豁免,即所謂強奸罪的“丈夫豁免”。

基本理由就是,與丈夫同房是妻子必須履行的婚姻義務。

這樣一來,隻要女性結瞭婚,就相當於放棄瞭自己的性自主權,如果丈夫以暴力手段強奸,最多隻能算猥褻或傷害罪,不構成強奸罪。

熟人、婚內強奸比婚外強奸可怕多瞭。

社會學傢李銀河曾經講過這樣一個案例,一女子結婚生子後,感情並不和睦,每次都被丈夫以強迫手段發生關系。

隻要她不同意,等待她的就是砸在臉上的密集拳腳,每次打到她沒力氣反抗瞭,屈服瞭,丈夫再強行同房。

這樣屈辱式的被強奸的生活,她整整過瞭6年。

婚外強奸基本上是一次性行為,不會持續,而婚內強奸可怕在於,是持續性的可能還伴隨著暴力性,致命性的傷害。

在知乎上看到,一大學女生被男朋友下藥強奸瞭。

男友身邊的朋友都有過經歷,他也想體會性生活。但一次次被女友拒絕後,他生出瞭用藥迷奸的念頭。

一次,借著女友對他的信任,他把藥水放進瞭給女友喝的酒杯裡,趁她迷醉,強奸瞭她。

事前男友曾囂張的表示,“信不信,如果我強奸你,法庭不會對我判刑?”

如今,他把想法付諸實踐瞭,強奸這麼齷齪的事情,竟然發生在相愛的人身上,這對誰來說都是一場噩夢。

這樣的事實在有點常見,而女生卻很少也很難發聲去報警控訴男友強奸,畢竟對方是自己愛著的人。

男女雙方發生關系,應該是雙方出於自願的行為,任何時候,戀愛、婚姻關系都不應該成為強奸的保護傘,更不應該把“婚姻權利”凌駕於個人權利之上。

現在,隨著人們觀念的不斷進步,終於有國傢率先立法瞭。

2020年9月1日,丹麥通過瞭反強暴法案,重新定義強奸罪。

根據舊法,隻有肇事者使用暴力、威脅或脅迫,或在受害者失去抵抗能力時強行發生性行為才能被界定為強奸罪。

新的法案則從根本意義上重新定義:如果一方不同意發生關系,即構成強奸罪。

新法不再僅僅以是否使用暴力或威脅來定罪,而是關註雙方是否同意發生性行為,以及雙方都采用何種行為來確保同意。

最近,在歐洲,將同意原則作為懲治強奸罪的立法基礎越來越成為趨勢。

這個法案來之不易,對於千千萬萬個性侵受害者而言,它意味著巨大的進步。

它不僅僅保護女性,更涉及到每一個人,新法案強調無關性別,每一個人都應該擁有自己身體的自主權。

反強暴新法,意味著什麼?

關於這條法律,丹麥司法部長尼克·海克魯普(NickHaekkerup)解釋道:“這意味著我們正在從一個必須有強迫和暴力才能構成強奸的制度,轉向一個需要性同意的制度。”

國際特赦組織對於“同意”這樣解釋:

在性行為中,你需要確認你想要發生關系的對象,也想要和你發生關系。如果不能確定,應該詢問對方,如果依然不能確定,應該停止發生關系。

新法規定所有未能取得雙方一致同意的性行為都屬於強奸,而這一基本原則,也可以表達成“不就是不”(NOisNO)。

從根本原則上出發定義強奸罪,這實在意義深遠。這部法律將有利於增強對尊重他人邊界和自由的認知。

以同意為原則的反強奸法不僅會影響警察、檢察機關和法院如何評估和處理強奸案件,還會促進社會態度的改變。

從長遠來看,這個法案的推出對減少強奸案件也有望起到作用。

NoisNo最可貴之處在於,它嘗試以最低的成本保證最大的性拒絕權。

至少,在法律層面上確立瞭對性說不的權利。

避免瞭“她並沒有拼死抵抗,她也有爽到,女人的“不要”就是“要”式的耍流氓。

避免瞭“我是她丈夫/男朋友,發生關系很正常,她隻是有點害怕,我又沒打她”的熟人式強奸。

避免瞭“她答應和我吃飯看電影,就暗示同意上床”的詭辯。

避免瞭“她穿著暴露,穿吊帶、穿絲襪、露大腿,就是在勾引我”的蕩婦羞辱。

在普通強奸案裡,盡管違背受害人意願,但受害人因為害怕暴力而不敢反抗的情況下,無法構成強奸,這就讓施暴者鉆瞭空子。

而反強暴法,則直接降低瞭強奸罪定義的門檻。

面對強奸,男女都是要保護的對象。

每位公民都應該有性自主權,性行為在任何時候都需要雙方的同意,應該成為現代文明社會共同的認知,執行層面上的難度更不應該作為反對的理由。

至少,它在法律層面給瞭無數弱勢一方提供瞭強大的武器。

不管是婚姻,還是戀愛,都需要性同意,否則,就是強奸。

N0isNO。

反強暴法案是無數被強奸的女性願意站出來,勇於向他人分享自己的遭遇,向立法者不斷提出訴求的結果,每一位為性別平等付出的先行者都值得我們尊重。

希望在中國,有一天,我們也能理直氣壯的說出:N0isNO。

>
正滾床單,男朋友突然軟掉瞭?
正滾床單,男朋友突然軟掉瞭?
<
愛他,請嬌喘出來~
愛他,請嬌喘出來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