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» 情趣文章 » 正文

“虐待女奴”的N號房:網絡淫穢,遠不止“變態”那麼簡單

愛69情趣用品 59 瀏覽人次 03-25   14:43

先說說令人發指的韓國N號房事件:

在一個加密通訊軟件上,有幾個收費會員制的聊天室裡不斷地播放被奴役的女性被脅迫、性侵的“表演”。被脅迫的女孩,甚至是被黑掉社交賬號之後被脅迫錄下裸體、自慰的視頻,然後被控制,無法脫身。

“虐待女奴”的N號房:網絡淫穢,遠不止“變態”那麼簡單

與這個事件相對,我收到瞭一個男孩的留言:

一直有個疑問想咨詢,我是22歲男生,從來沒談過戀愛。但是不知道為什麼,一旦看到女性被折磨的內容我就感到興奮,甚至收藏瞭很多重口片。我很想擺脫這種施虐癖,害怕傷害別人,可是我總是戒不掉,我甚至想通過吃雌激素和孕激素來抑制雄性激素減少欲望,用化學閹割或者結紮來阻止自己。我媽聽說我想考上研就結紮,都氣哭瞭。我應該怎麼辦啊!

這兩個事件,一體兩面,給我產生瞭極大的沖擊和震撼。

對待網絡淫穢物品,我們必須非常嚴肅地看待。

成人內容之間,彼此天差地別。

請大傢辨明這樣一件事:N號房事件之所以十惡不赦,最本質的原因不是因為它淫穢,而是因為它涉及令人震驚的性犯罪!

眾所周知,在一些國傢和地區,成人產業是合法的。成人產業和性犯罪最大的區別,在於成人產業的參與者很大程度都是自願的,工作過程中的人身安全是受基本保障的;而性犯罪,就是對性自主權的剝削,甚至伴隨非常殘忍的人身傷害。

“虐待女奴”的N號房:網絡淫穢,遠不止“變態”那麼簡單

N號房事件囚禁、虐待女性的行為,根本不是BDSM的范疇,而是犯罪!犯罪!

同時,我之所以強烈反對制作、傳播、銷售淫穢制品,不是“色情有害論”,不僅因為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》第三百六十條規定瞭制作、販賣、傳播淫穢物品罪,更因為制作淫穢物品背後的產業邏輯,令人不寒而栗:

要制作淫穢物品,必定存在“入鏡者”。而自願的入鏡者不僅稀少,而且索要的報酬不菲。

馬克思說:“資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,它就會鋌而走險,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潤,它就敢踐踏人間一切法律,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,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,甚至冒著被絞死的危險”。為瞭降低產出淫穢制品的成本,大傢可以想見,非法的制作者可能動用何種殘忍的手段!N號房事件,已經給出瞭一個殘忍但真實的答案。

當我們站在法理的博弈層面、社會學和經濟學層面、犯罪動機層面重新審視N號房事件,我們就會發現,十惡不赦的不是性,而是性犯罪!

如果我們放任非法淫穢制品的產生和傳播,就是在放任性犯罪本身;而非法淫穢制品越猖獗的地方,越多普通女性可能淪為受害者和犧牲品!

這也就是為什麼我認為偷拍制品、強迫記錄的制品,比成人制品合法化地區正規公司的作品惡劣一萬倍、惡心一萬倍的原因!

批判完N號房事件,我們再轉向事件的另外一面。

看完那個男孩的留言,我是非常心疼的。從男孩的糾結、自我壓抑中可以看出,這個男孩應該很善良,不願意傷害他人。

他對“虐戀”題材產生天然的興趣,絕非異類,相反,我們讀者之間大部分人都有共鳴。 我想對這個男孩進行開導——你的思想無罪,千萬不要去濫用藥物,傷害自己的身體。

成人內容,不是罪惡之源;而觀看成人內容,和性犯罪更是差瞭十萬八千裡,切勿被過重的罪惡感扭曲瞭心態,矯枉過正。

首先,成年人自己看成人內容,不是違法行為。因為這個行為完全是私人的自由,無公共危害,沒有觸犯任何人的合法權利。其次,我相信一個正常成年人有辨別能力和自制力,不會輕易被成人內容挑唆去模仿犯罪。(犯罪片、動作片天天上演花式殺人,怎麼就不擔心有人模仿去殺人瞭?)

其次,成人內容也不等於性犯罪內容,更不等於性犯罪。我舉一個栗子,有BDSM題材的,域外合法出品的內容,雖然正片部分口味也比較重,但是片頭片尾會放一個訪談,由參演女性正襟危坐,帶著輕松的笑容講講自己的感受。千萬別小瞧這段采訪,這是對參演者意願和安全的確認與尊重,也是BDSM向成人內容與性犯罪的最大區別。

所以我想對那個男孩說,食色性也,大可不必為自己僅僅停留在思想層面的想法而過於痛苦;但同時,必須警惕任何性犯罪相關的產物!嚴厲抵制性犯罪及性犯罪的產物!

因此希望大傢一方面能夠認真地甄別、正確看待成人作品,不要產生太過負面的精神負擔;同時也嚴正呼籲,請大傢自覺抵制一切偷拍、脅迫記錄、性犯罪有關的淫穢制品!不看!不傳!讓犯罪分子不再有尋租的市場和空間!

>
必看!噴劑的使用方法及選擇妙招大全!
必看!噴劑的使用方法及選擇妙招大全!
<
我床上這麼賣力,她居然想上廁所?!
我床上這麼賣力,她居然想上廁所?!